康得新造假案:百亿存款离奇失踪 地下钱庄配合造假

原创 PC4f5X  2020-12-22 11:41 

出品|清流Plus

作者|梁耀丹 主编|赵妍

清流Plus,资本是本故事书。

大家好,我是炒股从来没赚过钱、总是被套的清流君,本期打算开一个新的系列,叫《股市风云录》,第一期打算来聊一聊“A股造假王”康得新。清流君的老本行是做上市公司报道,见识过不少用财务造假来糊弄股民的上市公司。在众多骗子公司之中,康得新的造假手法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的案例,实际控制人钟玉堪称翻版“贾跃亭”。曾经备受追捧的“白马股”,不仅骗过了散户,还让基金经理等专业投资人也对骗局信以为真。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先来说说康得新是干嘛的。康得新,全称“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单来说是“贴膜”的,但不是地摊上那种。主要是做光学膜、印刷包装用膜,奔驰、宝马、苹果、还有茅台都是它的大客户,有时还顺带给国产飞机提供机身复合材料。

康得新创始人钟玉出生于1950年,今年刚好70岁。作为一位“老三届”,钟老板当过工人、当过兵、上过大学、读过研究生,直至1988年下海经商。钟老板有个特点,就是艺高人胆大,从后面他控制的康得集团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带领康得新凭空捏造上百亿的业绩就可以看出。

2010年,康得新登陆A股,从此摇身一变,成为新材料领域最被看好的潜力股之一。

为什么这么说?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康得新不仅从美国公司手中夺得了预涂膜全球霸主的地位,还打破了日、韩、台湾企业对大陆光学膜市场的垄断,美国3M公司抢得了宝马公司90%的汽车窗膜业务。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康得新业务能力非常过硬,这家公司也因此收获了“中国材料界的华为”这个称号。那钟老板呢,当然就是“中国材料界的任正非”。

康得新的财务表现同样非常抢眼。从2014年开始,康得新净利润跨入10亿元级别,之后就一直保持26%到40%左右不等的同比增长,2017年,康得新的营收更是跨入百亿级别。这么优秀的公司很难不令投资者心动,在市场的热捧下,康得新同样是在2017年成功晋级了千亿市值公司之列。

所谓人无完人,当然也不存在完美的公司。在业绩最好的那几年,市场上对康得新财报的真实性也不是没有质疑过,在历年年报中,深交所也针对某些异常的财务表现进行过问询,但无一例外,都被康得新四两拨千斤地挡回去了。

2019年,看似无懈可击的康得新终于露出了马脚。当年1月,康得新出现首单债券违约,正式踢爆债务危机。但康得新这个违约来得非常诡异。明明账面上还躺着超过150亿的货币资金,还有42亿多的可出售金融资产,却拿不出15亿来还融资债券。

到底是什么样的难言之隐,让康得新宁愿违约也不拿出钱?

很快,康得新就刷新了所有人的认知,存在银行里的钱也可以说没就没。2019年4月30日,康得新发布了2018年年报。根据康得新的说法,150多亿的货币资金,其中122亿巨款存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但银行却回复说,目前账户上的余额为0。

也就是说,122亿,凭空消失了。

听到这个消息,投资人都要炸了。只听过獐子岛的扇贝会跑,难道银行里的钱也长腿吗?

几日之后,真相大白。2019年5月8日,康得新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表示这是大股东康得集团跟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署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康得新作为子公司,其存款会集中到母公司康得集团的账户上。简单来说,只要有一笔钱趴在银行账上,银行就可以说,这笔钱既可以算作大股东的,又可以算作上市公司的。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吓死人。要知道,为了保护投资者利益,上市公司和大股东的资金必须严格分开,以免发生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但康得集团这么干,等同于把上市公司变成了自家的提款机。

不过,好戏还在后头。事实上在康得新刚刚爆雷的时候,证监会就已经下发立案通知书,启动稽查。稽查人员原本只是打算调查康得集团资金占用的问题,结果往下查,这个瓜越摸越大,最终查出康得新不仅在财报上也动了手脚,还形成了一条造假产业链。

2019年7月15日,证监会对康得新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并且第一次披露了康得新的造假数目。虽然吃瓜群众们早有心理准备,但依然远远低估了康得新的大胆。证监会表示,2015年至2018年期间,康得新通过虚构销售业务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累计虚增利润119亿元。

怎么个虚构法?2019年11月19日和2020年8月3日,证监会对康得新先后举行的两次听证会上,康得新造假的细节一一浮出水面。

首先从对康得新业绩贡献最大的光学膜业务说起。

康得新从2011年开始投产我国最早的光学膜示范线,并于2013年投产2亿平米的光学膜生产基地。2017年,光学膜业务占康得新整体营收比重超过八成,成为康得新最挣钱的产品。康得新实控人钟玉曾用“奇迹”二字来形容康得新光学膜从无到有、一鸣惊人的战绩,根据他的说法,康得新早已是世界上最大的光学膜企业。

但前面吹牛有多响,后面就有多打脸。稽查人员查实,康得新实际上是制造光学膜的基材PET假冒成光学膜成品出口,报关运到印度处理,亏本送给别人。康得新大部分光学膜业务的收入就是这么来的。

这里要科普一下,PET是聚酯薄膜的英文简称,是制作光学膜的基材。如果说光学膜是面包的话,那么PET就相当于制造面包的面粉。不过康得新也非常精打细算,送到海外的PET基本上是公司正儿八经生产PET过程中产生的不合格品、降级品。

在这个过程中,康得新实控人钟玉先招来一批客户,定好外销的收入和毛利指标,再编造与各个客户虚假交易的光学膜品种和金额,备好重量相等的PET,联系货代公司出口,再倒贴运费,让货物从香港转运到印度。

客户的名字也有考究,康得新用的是与康得新有预涂膜业务往来的印度客户名字,临摹粘贴到假合同上。不过到了2017年年底2018年年初,印度客户也不再接受这些免费的次品,康得新不得不放任香港货代公司处置,为此康得新还特地书面向香港货代公司申明放弃货权。

做戏做全套,康得新还会根据假冒的出口光学膜数量,倒推出生产这些光学膜所需的PET原材料,再开具虚假的单据。

不仅是光学膜业务,康得新在电子产品业务上也动了手脚。2015年至2018年,康得新向三家子公司内部采购智能显示等电子产品,然后找公司做配合,充当虚假客户。在这个过程中,康得新伪造了电子产品的采购入库、及出货单和领用单据等材料,但实际上这些虚假客户最终并没有收到任何真实的货物。值得一提的是,配合康得新弄虚作假的客户也不是善茬,其中一家客户叫智慧海派科技有限公司,在今年1月也被它的母公司承认内部存在有组织的业绩造假行为。

在康得新的造假业务中,涉及外销的就达到了46亿,涉及284笔收入,283笔销售合同,以及1万多吨的垃圾废膜。另一个问题来了,这些外销业务又是怎么制造海外客户付款的假象的呢?

第一步,康得新或者康得集团将垫付资金打入他们所控制的换汇公司。

第二步,换汇公司再通过地下钱庄对敲,将钱转移至境外。这里提一提地下钱庄是怎么运行的。事实上,这些地下钱庄非常隐蔽,主要使用的是人头账户,且账户数量有成百上千个,一般通过电话、传真或者微信等方式确认交易,定期转发结算。并且地下钱庄境内外都有汇款点,境内收取客户资金后扣除一定费用,再通知境外合作方将相应外币划转至客户指定的境外账户。

第三步,到达境外的资金,最终大部分会以客户回款的名义再度回到康得新子公司康得新光电的账户中。

整个造假过程如同一部惊心动魄的悬疑剧,康得新奉献了殿堂级的表演,刷新了股民的想象力。

但这也仅仅是康得新上演的狗血剧情的一部分。比如,在公司出事后,钟老板还有总经理徐曙都选择了辞职,好不容易选出了新的管理层,大股东又跟管理层爆发了内斗。而根据后来公安机关的调查,钟老板原来跟徐曙曾经在澳大利亚办过结婚手续,是一对夫妻,但康得新的信息披露却没有提过这一点。此外,在新的管理层上任后,康得新跟北京银行关系破裂,一度提出让北京银行赔偿那122亿的存款。但按照诉讼费用规定,122亿存款对应的诉讼受理费高达6300万元,一穷二白的康得新交不起这笔费用只好撤诉,灰溜溜地回去改了诉讼金额……

康得新这么猖狂,就没有个“看门人”管管吗?可惜的是,并没有。康得新的审计机构是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在康得新造假期间,连续三年均为其出具了“标准的无保留意见”。只有2018年年报审计时,康得新已经深陷债务危机,瑞华才没有继续给康得新背书。值得一提的是,瑞华也是另一家被查出造假的上市公司辅仁药业的审计机构。

目前,康得新债务累累,钟老板已被警方带走。由于剔除造假业绩后,连续四年真实净利润全部亏损,按照规则,退市是板上钉钉的事。9月份,证监会对康得新洗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结论是康得新在四年之内虚增了利润115亿,钟老板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并被罚款90万,其余参加造假的高管也收到了相应的处罚。

回顾这起造假案,康得新作死,其实起于大股东贪心,划走122亿,小额的估计还真发现不了。还是那句话,有的人为了50%利润,可以铤而走险,而有的人为了100%的利润,可以藐视一切人间法律。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股市风云录,我们下期再见。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本文地址:http://www.dgxhw.cn/3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